• 诗瓷礼品
所在位置:首页 > 访谈 > 一个设计只卖给一个客户——访唯思创意韦世归
一个设计只卖给一个客户——访唯思创意韦世归
来源 : 陶卫网     阅读 : 69136    作者 : 小楼    2018-07-11 唯思创意,韦世归

有的人即使每天见面,也会觉得非常陌生;有的人就算十年不见,再次碰面也会倍感亲切。韦世归给我的感觉属于后者。

“好久不见,你比以前厚实了。”韦世归一边沿着阶梯在前面把李聪和我往他的办公室引去,一边满面笑容不住回头打量我。他的亲切的笑容似乎可以融化这炙热夏季的炎炎的红日,我的心神也一下子被这个笑容拉进了时光的隧道,恍惚然后慢慢重合。

唯思创意(1)229.png

唯思创意

 

2007年 3月, 相识

“欢迎来到市场部,我叫韦世归,你以后如果在工作上遇见了什么问题或者需要帮助的可以尽管来找我”站在我面前的这位年轻人即将成为我实习一个月的顶头上司,同时也会是我的老师。

他中等身高,相貌平平,属于丢进人群中你不会多在意一眼的那一类人,如果一定要说出有什么特别的,那就是笑容亲切,给我的感觉似曾相识。“嗯,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彼时的我还未走出校园,比职场小白还要白得多,半天蹦出几个字来。“您是广西人吧?韦这个姓氏在广西比较多”,旁边的父亲搭话道。“是的,我是广西南宁人。”他的话不多,但是笑容依然亲切。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他似乎每天都像上紧了发条的手表,时刻都在高速的运作,但他在高速运作的同时还会时不时得给我安排一些比较容易完成的小任务,有时又安排我去摄影棚看一看,让我大体得了解了一件产品在出厂之后需要经过怎样的包装处理之后才能面向大众去销售。这在现在来看或许不算什么营销手段,但在当时来说,外模加产品的组合照片是非常新奇的一种营销方式。他的这些安排非常体贴,让我在实习期间不至于没事情干太过于无聊,又不会碰见太难的问题而束手无策。实习一个月之后我又重返校园,而他还是照旧拼命工作,从此再无交集。

 

废弃工厂里的洞天

从室外走进室内,空调房的温度一下子把我的思绪又拉了回来。“韦师傅您好,好久不见”我的心情有点颇为激动,一方面是因为真的好久没见,就像见到老朋友一样;另一方面在来之前,我就已经听说韦师傅早在几年前就出来自己开公司了,现在已经是瓷砖设计这个行业里名列前茅的公司了,在行业里面口碑相当不错。

他的公司就坐落在石湾公园旁边,是旧厂房改造的,工业风现在或许到处都是,但当年在佛山还是引起了一阵小小的轰动,时不时都会有很多领导大咖前来拜访参观。

唯思创意(1)988.png

佛山市长朱伟、禅城区长孔海文、石湾街道党工委书记毛伟锋一行调研唯思创意(解说者为韦世归)


落地窗,水泥墙,一台废弃的窑炉静静躺在进门的右手边,头顶上还有几根废旧的出风管,中间一长排的办公桌上放着品牌不一的电脑,这样的办公区域风格有些许怪异,但是这个场景在一群朝气蓬勃的飞速敲击电脑的年轻设计师的冲击下,却显得毫无违和感,是那么的自然得当。

穿过这片忙碌的倍感现代化的区域后,进入韦师傅的办公室又是另一种风格了,虽然墙面和地面还是工业风的水泥,但是他的茶海却透入出一股禅意和自然的气息,茶海是一段很有年代感的古木,斑驳的年轮似乎记录了每一个来这里喝茶人的故事,茶海底下是一块石头磨盘,磨盘表面略微潮湿,应该长年被茶水浇灌,这说明主人非常好客。茶海的上面是一套陶制的茶具和一株小盆栽,植物枝蔓细长,叶子不多却十分碧绿,生机盎然。

唯思创意(1)1355.png

工作中的唯思创意的年轻设计师们


用匠心泡一壶茶

韦师傅没有拿放在桌面的云南滇红,走到角落的柜子里,拿出了一枚小青柑,烧水泡茶,这个过程非常认真,一丝不苟,我也趁此机会重新好好得打量他一番,他的相貌身材变化均不是很大,唯一的变化只是头发少了不少。他身着一件白色T恤,虽然看着简单,但是材质非常不错,看起来非常舒服,白色球鞋,没有鞋带。虽然不是一头长发,满嘴大胡须,他的这身打扮倒也符合我眼中设计师的形象。

茶泡好,我们各自饮了一杯,开始叙起旧来,虽然这十一年再没有过联系,但感觉竟不陌生。“您是哪一年从集团出来开始自己干的呢?”在一番叙旧之后我问道。“我是2013年7月出来的,在集团干了九年后再出来的,当时来这里的时候这里还是一座废弃的工厂,我们就依着它原来的样子进行设计改造,这在当时还是很新潮的,一度还引起了一阵小小的关注。”

韦世归笑着说道。“当年刚开业的时候,第一年是没有什么生意的,但是因为这个公司设计得很新潮,所以总有朋友过来喝茶,朋友来了之后觉得很有意思,然后又带很多朋友过来喝茶,我当时也是非常闲,不像现在忙得抽不开身,就跟他们喝茶聊天,获得了很多行业内的信息,也交了很多行业内的朋友,你现在坐的这个位置上坐过无数个人,每个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都是我的老师,像我这样跟人在这里喝茶聊天,一批一批的人过来,人带人,慢慢得就把业务带来了,是这样才慢慢做起来的。”

“您的口碑现在确实很好,行业里面经常会传达这样的信息出来,说您设计的产品在行业里面都是数一数二的。”李聪说道。

韦师傅笑道:“我也没想到行业里的人会对我评价这么高,还会这样去传我,毕竟我跟他们都没有什么利益上的往来,他们这样帮我,说实话我心里很感激,我平常自己也从来不去宣传,都是埋头干自己的事情。”

当时听完这段我没有说话,但是在心里还是有一点小小的震撼。将心比心,当时他辞去了高薪的工作,自己选择出来创业,投资了这么一大块的场地,第一年却基本没有客户和收入,到了这个年纪,肯定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换了其他人应该早就坐不住出去跑业务了吧。他却能淡定得坐在办公室里跟人喝茶聊天。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澳洲阿德莱德的一些酒庄,很多好的葡萄酒庄他们盛产优质的葡萄酒,但是却从来不做广告也不招销售,包装也是极其的简易,销售的渠道都是经过漫长岁月,把口碑做起来后,一些外地的客商,闻名前来参观,然后品酒,再然后下单。能这样做事情的人,一般都必备一颗匠心,不然早就崩溃了,尤其是在我们中国这种高速发展的大环境之下,急性子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唯思创意(1)2416.png

唯思创意雕塑作品

 

从三百万到两个小目标

“我记得当年您在集团的时候也是心无旁骛一直埋头办集团的事情。”我咽下一口温热的茶水,仿佛又看到当年市场部里韦师傅工作得热火朝天的场景。

韦世归眼望前方,似乎也在回忆当年的场景道:“是啊,当时心里也是想着怎么样才能帮集团创造价值,把产品从形象到营销的体系构建进行推广,像当年的V6微晶石系列,我一个人跑去广州的模特公司,亲自选外模,回来去影棚给产品拍照,进行设计包装,这在当时的行业内,是非常新奇的一种做法;然后从营销上我们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激励政策,从销售到经销商,一层一层激励下去,当时在这种产品的形象和激励政策的带动下,V6微晶石系列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当时我们在做V6产品策划之前,微晶石系列的总营业额是一年300万左右,在我们推出V6和一系列的动作之后,微晶石系列一年达到将近2个亿的营业额。后来市场上很多厂家开始学我们推出S6,R6等等一系列类似产品,并学习我们对产品和品牌进行包装,但均效果平平。因为他们没有学到我们的根本,就是那个激励政策,当时那个政策一出,没有人会不愿意去推这个微晶石产品的。当年的团购方案也是我们一手开发出来的,让各地的经销商包火车包飞机把人从本地市场带到总部来团购产品,最终也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为集团带来了很大的收益和聚集人气。”

我咽了咽口水,两个小目标在当时来说应该最少抵得上现在的四个小目标吧?三百万到两个小目标,听起来好像短短几句话,但是能够品得出背后的付出应该不仅仅是汗水的味道。

 

贵(归)工出细活

“您现在口碑已经做得非常好了,我昨天跟欧文莱的高层吃饭时,他们还提起您,对您设计的产品也是赞不绝口。”李聪再次说道。

“口碑都是用成本堆出来的,有时候明明两个月能完成的作品,我会要求他们用四个月来完成,必须要把细节做到位,我们做木纹砖,不是简单拿一片木头来扫描就完成设计的,我们会先去顺德那边的家具厂选木材,为什么要去家具厂,这又很讲究了。一般一棵树,砍下来,最外面的边角料都拿去做地板了,最好的那块中间的料才送去家具厂做家具,所以我们要去家具厂选料,光这个原材料的成本就比其他人贵很多,这个料拿回来,我们会反复得刨,打磨它,直到最漂亮的纹理出现。”

“很多客人问我,你这里怎么这么贵,要比其他设计师贵很多,他们其实不知道,我们在背后花了多少工夫。我也是通过这样一种产品和价格的定位在筛选我的客户,很多人他要便宜的,知道我们贵也不会来找我们,我们所需要的客户往往是那些注重品质和设计的客户。而且我们的设计原则是“一个设计只卖给一个客户,”我在市场部呆过,我知道他们最怕的是什么,他们最怕你把这个设计卖给了他然后又转手卖给甲乙丙丁,同类产品一瞬间充斥着整个市场。”

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有一个南半球最大的购物中心叫Chadstone,里面有成千上百个商家。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是那些各种跳楼价的店铺往往客户并不是那么多,相反,古驰和LV这两个店门口每天都是大排长龙,他们的产品越是限量款反而越是脱销。我一度的感叹这个世界上有钱人真是多,直到今天我听完韦师傅的话我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两大品牌早已通过他们对产品和价格的定位把客户筛选出来了,不是客户在选择他们,而是他们在选择客户。这样,生意想不兴旺都难了。

 

追兔子的龟(归)

“这一次的工业展您有去参加吗?”

“我没去,我只想埋头干自己的事情,外界的这些活动我很少去参与,也从来不去做我们公司的推广。好像从来这的第一年之后我就一直是这种状态,泡在工作室里面,钻研自己的事情。唯一一次参加活动上台发言是因为那次活动的主办方抓住了我的软肋,他跑来跟我说,’这次活动,开场有两个意大利的顶级设计师发言,讨论设计方面的工艺和一些理念,你能不能代表我们中国的设计师上台发言?”

他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接着笑着说:“那像这种时候我就一定要去了,主办方真的是抓住了我的软肋,一方面是因为我确实想去和意大利的设计师交流一下心得,另一方面也要为我们中国的陶瓷设计行业争一口气,那一次的氛围真的很好,前面是两个意大利的设计师和我在台上做演讲,后面是一些企业的老总以论坛的形式在台上坐成一圈做一些问答和讨论。”

 “那我们跟这些国外的瓷砖,特别是意大利的现在还有多大的差距呢?”我问道。

他按开水壶,加上了水,接着说道:“就生产技术和机器设备来说,我们跟他们差不多甚至是超过他们的,因为那些高端的机器我们都有从国外引进,现在我们差的就是设计这一块,还有很多年的差距,国外的设计理念已经早我们很多年,但我相信只要我们持之以恒得去开拓我们的实际视野,我们总有一天会追上他们甚至是超越他们。”

他顿了一顿接着说道:“有一次我带一个意大利的设计师朋友去看展,看完他跟我说:‘你们这个展会上有什么不一样的企业?没有,大家都是大同小异,没有一家标新立异的企业’。我们的同质化太严重,我们现在还需要静下心来去创新,去设计,去发掘,国外设计一个产品可能要八个月时间,而我们有的公司只用一到两个月的时间。我现在潜下心来在研究人与物的关联,人对物其实都是有依赖的,比如说我手上这把壶,我用了十年了,人家拿再好的壶跟我换,我也是不会换的。那么把这一类的情感运用到瓷砖设计上,我觉得就很好。”

我深以为然,说道:“那您对自然运用到设计的这种转变是这样看待的呢?”

“打个比方说,地暖会引发木地板的甲醛散发,那么设计师通过木纹砖来弥补了木地板的这个不足之处,我们则通过各种的工艺过程,让这些的“不自然”向自然的方向慢慢靠拢,从而在某一天代替自然甚至在某一方面超越自然。”

唯思创意(1)4727.png

唯思创意的青年设计师们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看看时间也已经不早,我们就请韦师傅带我们四处参观一下然后就结束今天的拜访,在参观的过程中有一款砖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那是一块很普通的像水泥板的瓷砖,但是砖的纹路却异常得生动,我们问道:“这个砖是怎么设计出来的?”

“这是一块石头扫描下来的图案设计出来的,本来是要扫描石头的正面,可是我却发现这块石头的背面的纹路更加生动,于是我要求把背面扫描下来,做成了这款砖。做设计是这样的,发现了生动的东西,就要把它留下来。”

走出展厅,又看到几位青年在用药水处理一些石材的纹理。“我们这些原材料买回来,都是要经过各种各样的处理和试错,去发现这些材料最美的那一面,直到满意为止,我们不会将一块石材拿回来直接扫描发给客户完事,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客户这么信赖我们的缘故。”

临末了,我要求要跟韦师傅互加微信,以后要保持联系。他说:“好啊,以后路过经常来我这里喝茶,就算我不在你自己进我办公室喝就好,我朋友也是经常这样,有时候我不在他们就自己在办公室里泡茶喝。”不一会微信加上了,熟悉的微信铃声响了一下,我打开看,是韦师傅发来了他的电话号码,他笑呵呵得打趣说:“这是我的电话,这么多年我也没换电话,毕竟没有欠下什么债务和人情债。”我说好,我打回去,响一下就挂,我点开微信上那个号码,拨过去,我的手机屏幕上显示了三个字:韦世归。

唯思创意(1)5311.png

韦世归本人

(责任编辑/唐永谊)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