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瓷礼品
所在位置:首页 > 荐读 > 喻镇荣:阿义为什么可怜
喻镇荣:阿义为什么可怜
来源 : 陶卫网     阅读 : 19247    作者 : 喻镇荣    2019-04-16 喻镇荣

  《狂人日记》、《孔乙己》、《药》是文学巨匠鲁迅早期的作品。在当时的青年人心目中引起过重大反响,都是鲁迅的力作,这三份作品问世至今约100年了,在这100年时间里,鲁迅不仅备受许多人的尊敬,也颇受一部分人的抵触。更曾经被捧到极尊位置,他的作品曾成为圣典几乎无处不在,至于大中学生的教科书更是必不可少的作品。而今,鲁迅热已经大大退潮,作品也从教科书中退出。但一些人坚持鲁迅精神不能丢,然而这些人却无法遏止鲁迅作品从教科书中退了出来,也对多数青年人不喜欢鲁迅的作品无奈,鲁迅的作品确实有些不好懂!

微信图片_20190416184954.jpg

▲《药》(插图一)


  《药》就是一篇不好懂读的短篇小说,没有专业的辅导和学习,没有专业的“翻译”,恐怕大部分读者难以卒读这篇短篇小说。而教科书退出这篇短篇小说后,《药》恐怕慢慢要被大家淡忘了。

  我觉得这是有些可惜的,希望能有所补救,补救的方法是我们这一代曾经狂热追捧过鲁迅的人还得真正读懂鲁迅的作品,了解鲁迅的精神。我们过去的热爱和崇拜,其实连起码的理解都没达到。只是瞎跟风而已。

  红眼睛阿义是《药》里面的一个人物,他并没有正式出场。读者只是从华老栓茶馆里面的茶客嘴里了解阿义的。作者寥寥几笔,我们就不难看出,茶馆所有茶客都对这位“一手好拳棒”;可信手打人;可拿走死刑犯衣服的牢管敬佩有加,在当时,茶客就是有些身份的人了,阿义又是茶客羡慕的明星。

  死刑犯自然是社会的最底层,可是《药》里面年轻的死刑犯夏瑜却大刑将至,毫无惧意。“公检法”的康大叔说,这小子也真不成东西,关在牢里,还要劝牢头造反。居然对牢管阿义说:“这大清的天下是我们的”。以至被“一手好拳棒”的阿义给了“两个嘴巴”使气愤的茶客们听说后都“高兴起来”了。

  然而,茶客们万万没有想到,大逆不道、大枷在身、大刑将至的夏瑜在重重的挨了阿义两个耳光之后,居然说受人尊敬的阿义同志可怜!各位茶客听说后,都误以为是夏瑜要阿义可怜一下自己。以至花白胡子的茶客不屑的说:“打了这种东西,有什么可怜的呢”?

  各位茶客万万没想到:“康大叔显出看他(花白胡子)不上的样子,冷笑着说:你没有听清我的话,看他神气,是说阿义可怜哩”!

  各位茶客方才如雷震耳,纷纷得出一个结论:死刑犯在执行死刑前已经疯了。

微信图片_20190416184852.jpg

▲《药》(插图二)

  读者知道:鲁迅笔下的夏瑜不仅没有疯,而且是极为难得,相当清醒的一个人。他怜悯受人尊敬的阿义只是一个奴才,只是一堆行尸走肉。

  “管牢的红眼睛阿义”大大咧咧的到死牢来看夏瑜,想盘盘底细,看看还能不能榨出点油水来,谁知夏瑜竞劝他造反,对他说:“这大清的天下是我们大家的”。趾高气扬的阿义按大众逻辑:“便给他两个嘴巴”。

  阿义虽然受到各位茶客的尊敬,也得到康大叔这种人物的羡慕(剥走了死囚的衣服)。阿义在绍兴城内肯定也是响当当的人物,至于囚犯家属亲友,更是有求于阿义。

  但夏瑜偏偏说了一句令人费解的话:“阿义可怜”!茶客都以为是疯话,但作者又显然在告诉你:夏瑜很清醒,很伟大。

  阿义之所以可怜,因为他只不过是一个奴才,他不敢做自己的主人,他不会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他也不懂得一个正常人的生活是怎么回事。他没有民主,自由,免于恐惧等概念。他可以剥死刑犯的衣服,可以打囚犯,有机会接受贿赂。但他也随时会被人打嘴巴,也可能被冤杀。他也要被迫孝敬上司,曲意逢迎。

但阿义确实幸运,他毕竟开了一回眼界,长了一回见识,知道了一个大刑将至的死囚犯居然认为他堂堂的阿义可怜。阿义比茶客们高明的是:这小子并没有疯。用现在的话来说:只是观点不同。

有人把人生分为七个等级:


1、大师级:(慈悲、通透、喜悦)


2、领袖级:(感恩、远见、自律)


3、领导级:(赏识、包容、奉献)


4、英雄级:(主动、创造、成就)


5、强人级:(勇敢、挑战、改变)


6、常人级:(羡慕、嫉妒、仇恨)


7、微弱级:(抱怨、牢骚、纠结)

阿义应该属于6级即常人级,羡慕、妒嫉、仇恨,而夏瑜应该属于1级大师级,特点是慈悲、通透、喜悦。

夏瑜看透人生,看透世间万象,慈悲为怀,在他眼里:敲诈囚犯,不学无术,向往醉生梦死的阿义岂不可怜?

人们羡慕的有机会剥了死囚衣服去换酒肉钱的人岂不可怜?

2018年7月26日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