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瓷礼品
所在位置:首页 > 荐读 > 喻镇荣:七斤嫂如何抵敌张翼德 ——推敲《风波》中赵七爷的一个问题
喻镇荣:七斤嫂如何抵敌张翼德 ——推敲《风波》中赵七爷的一个问题
来源 : 陶卫网     阅读 : 3819    作者 : 喻镇荣    2019-04-30 喻镇荣

脑袋后面拖着一根鞭子是大清国民的标志。辛亥革命后,革命党人在一些地区强行剪除国民的辫子,以示大清灭亡、走向新时代。鲁迅著名短篇小说《风波》中的主角七斤,是鲁镇的船民,家在农村,经常去绍兴城。结果有次进城也被强行剪了辫子,而鲁镇的村民在辛亥革命后都将辫子盘在头上,作折衷处理:既不拖着辫子招摇过市和革命党过不去,又留有退步应对残清势力。辛亥革命的第二年,张勋复辟,扶清末代皇帝重新上台,这时没有辫子竟成了严重的政治问题,鲁镇的赵七爷是清朝残余势力的地方代表,又曾被七斤骂过“贱胎”。于是穿起大喜大庆时才穿的竹布长衫,拖着长辫,来七斤家兴师问罪。


喻镇荣:七斤嫂如何抵敌张翼德 ——推敲《风波》中赵七爷的一个问题.jpg

赵七爷不仅是酒店老板,还是当地三十里方圆以内唯一的出色人物兼学问家,时常读金圣叹批评的《三国志》。受人尊敬的赵七爷在该村村民吃晚饭的时候盛装到访,立马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问候。而赵七爷也很快就把到访推向了高潮,他绕开七斤嫂的应酬,单刀直入,严厉告诉大家:七斤没有了辫子,这是必须掉脑袋的。


赵七爷的话有根有据、令人信服。七斤嫂绝望了,当着村民们的面冲着倒霉的七斤辱骂,弄得七斤狼狈不堪。好心的八一嫂过意不去劝解说:“七斤嫂,算了罢,人不是神仙,谁知道未来的事呢?便是七斤嫂,那时不也说,没有辫子倒也没有什么丑么,况且衙门里的大老爷也还没有告示......”


八一嫂的话不仅惹怒了七斤嫂,而且因为说“衙门里的大老爷没有告示”这句话惹怒了赵七爷,他冲着正大声说七斤嫂“恨棒打人”的八一嫂说:“‘恨棒打人’算什么呢。大兵是就要到的,你可知道,这回保驾的是张大帅,张大帅就是燕人张翼德的后代,他一支丈八蛇矛,就有万夫不挡之势,谁能抵挡他”,他两手同时提起空拳,仿佛握着无形的蛇矛模样,向八一嫂抡进几步道,“你能抵挡他么!”


八一嫂十分害怕,不敢说完话,回身走了。赵七爷也扬长而去,一边走还一边得意的说:“你能抵挡他么?”而村人们呆呆站着,心里计算,都觉得自己确实抵不住张翼德,因此也决计七斤便要没有生命。


包括八一嫂在内的多数村民们都没有必要抵挡张翼德,因为他们没有失去辫子的严重政治问题。赵七爷的话是冲着七斤夫妇来的,所以七斤嫂虽然对赵七爷满脸陪笑,虚与委蛇,但赵七爷仍毫不客气,马上变脸向七斤嫂宣告七斤的死刑将至,你这个刁妇是阻挡不了的。


七斤嫂必须救七斤,因为这是她老公,而且“这样的一班老小,都靠他(七斤)养活的人。”然而,赵七爷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书上都一条一条明明白白的写着,不管他家里有些什么人”你要让七斤活下去,除非你可以抵挡张翼德。


七斤嫂自然要拼尽全力抵挡张翼德了,要不然,老公七斤便没有了生命。但是,七斤嫂用什么兵器去抵挡张翼德呢?


菜刀。我思量再三,觉得七斤嫂自然会用菜刀抵挡张翼德。七斤嫂平时烧饭切菜剁猪草,用得最顺手的就是菜刀。七斤嫂可以把菜刀磨得飞快,对着张翼德奋力就是一刀“嚓......”


可是这张翼德毕竟是五虎上将之一,身经百战、力大无穷,他只轻轻的将丈八蛇矛一挥“嚓”,原来是七斤嫂手断刀落了。


“张飞礼敬英雄而不惜小人”,他不仅没有宋襄公“不擒二毛”的仁义,也没有现代人保护弱势群体的意识,继而大手一挥,枭了七斤嫂的首级方才离去。


这种结局,早在赵七爷的神算之中。既已严厉挑明,各位只得听天由命,等候大兵到来。


其实,七斤嫂有心抗争,未必不能抵挡张翼德。七斤经常进城,或许买杆洋枪。即使没有洋枪,乡下也可能有土枪,装好火药,对准气势汹汹的张翼德“轰”,就是一枪,这枪可以打野猪,子弹是散的,一土枪过去,张翼德连人带马都受了重伤,又吓了一跳,赶快落荒而逃!


可是这一切根本都没有发生。


七斤自赵七爷来后,虽“照例日日进城”,但也做好了大兵到来,准备一死的想法了。因此家境暗淡,村人回避,七斤嫂还时常骂他“囚徒”,可是过了十多天后七斤回家,发现他的女人非常高兴,七斤嫂问了七斤几个问题后,高兴的告诉七斤:“我想皇帝一定是不坐龙庭了。我今天走过赵七爷的店前,看见他又坐着读书了,辫子又盘在顶上了,也没有穿长衫”。


事实证明:这个没有读过书的女人说对了,包括那句“没有辫子倒也没有什么丑么?况且衙门里的大老爷也还没有告示”都是很有道理的话。可惜赵七爷一来问罪,就白白吓得十几天心惊肉跳,一场好吓人的风波!不理他,也没事。


如果再用心做个事后诸葛亮,细细推敲一下有学问且胜券在握的赵七爷却是可恶可笑的。


喝醉酒的七斤虽然骂过赵七爷一句“贱胎”,毕竟乡里乡邻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可是赵七爷一听到张勋复辟,扶宣统皇帝坐龙庭的消息后,立即到七斤家兴师问罪,以没有辫子的罪名宣告了七斤的死刑,最高权威竟是张翼德的丈八蛇矛。七斤被迫丢了辫子也没碍着你什么事啊,究竟哪本书上一条一条写着没有辫子就要掉脑袋呢?而且“不管他家里有什么人”。这一条,应该又是赵七爷杜撰的。


七斤嫂、八一嫂或其他人未必不能抵挡张翼德,比如用土枪、洋枪抵挡。


更荒唐的问题是抵挡张翼德本来就是个伪命题。1700多年前,张翼德已经尸首异处的死去了,可是有学问的赵七爷还津津乐道的把他当作一张王牌来打!


风波生起时,谁会觉得可笑?谁能保持清醒?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只等着山呼万岁。这就让一个又一个用张翼德丈八蛇矛为开路利器的赵七爷们气壮如牛,把一个又一个伪命题、虚伪论据当作战无不胜的法宝,演出一幕又一幕的闹剧。


张大帅和赵七爷终归落为历史的笑柄。我们还要思考的是:掉辫子的不止七斤一人,为什么风波一来大家都不幸而不争?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