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瓷礼品
所在位置:首页 > 营销 > “产能过剩”论下,该不该加码投岩板?功能化瓷砖是忽悠吗?……
“产能过剩”论下,该不该加码投岩板?功能化瓷砖是忽悠吗?……
来源 : 佛山陶博会     阅读 : 9841    作者 : 佛山陶博会    2020-05-30 岩板

栏目介绍


《陶业三人行》是陶业要闻摘要&佛山陶博会联合制作的谈话类栏目,由主持人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秘书长尹虹与中国建陶企业大咖,一起针对建陶行业的热点事件、流行趋势、市场风向进行探讨交流,并各抒己见。


从尹虹1个人的观点到3个人的观点,从3个人的观点到一群人的观点,通过3+N思想观点的碰撞,触发更多行业思考与思维更迭,共同助推中国建陶行业的发展。


《陶业三人行》第四期

主持人

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秘书长 尹虹(下图中)


特邀嘉宾

金陶副总裁、宇铄陶瓷执行董事

李金根(下图右)

迈瑞思董事长、江西陶瓷工艺美院

广东校友会会长吴桂周(下图左)



5月28日下午15:30,《陶业三人行》第四期在中国陶瓷总部陶瓷剧场三楼材易采直播间举行,主持人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秘书长尹虹,与两位特邀嘉宾金陶副总裁、宇铄陶瓷执行董事李金根,迈瑞思董事长、江西陶瓷工艺美院广东校友会会长吴桂周,以“瓷砖泛家居板材化与瓷砖功能化”为主题,进行了一个小时的激烈思想碰撞。


三位嘉宾之间碰撞出哪些火花?

小编提炼出以下重点

(内容有删节,完整版请识别上方二维码观看)


焦点一

岩板和功能化瓷砖

会成为爆品吗?


尹虹:瓷砖产量最高峰的时候达到全年102亿平方米,最近两年以10%的数量级在下滑,2019年虽然下滑不到10%,但进入2020年,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大家对前景更悲观,现在一年快过半了,整体发展形式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在这个过程当中,瓷砖行业也是在经济和房地产下滑中寻找突围,在哪些方面突围?岩板(泛家居板材化)和功能化瓷砖是行业未来一段时间的爆品,它们会扩大瓷砖的销量,增加需求。今天的两位嘉宾都是专业出身,一直在瓷砖行业第一线,对这两个方向,是认同还是另有高见?

    

吴桂周:基本认同。建筑陶瓷发展这么多年,竞争非常激烈。目前,大板已经是爆品了,生产的厂家很多,市场反映也很好;功能化方向则是一个很古老的命题,之前一直不温不火,但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人们的健康意识提高,(这类产品)应该会成为一个爆品,尤其是抗菌陶瓷,已经有比较好的发展势头了。除了这两个,近两年厚砖也是一个好的发展方向。

    

李金根:从去年开始,真正的爆品肯定是岩板、大板,博士您在2017年就提出来“无大板不大牌”,这一点在近两年确实非常明显,特别是随着岩板加工应用不断拓展,对玻璃、石英石、石材实现了精准的跨界打击,加上陶瓷行业从厚度、规格各方面做的愈发接近石材,岩板的体量就出现了井喷式的爆发。

 

尹虹:功能化瓷砖目前比较火,也是陶瓷行业一种突围的做法,站在上游的角度,吴董怎么看待它的前景?

 

吴桂周:功能化瓷砖是一个很古老的命题,因为有些技术方面的限制,以前一直不温不火。但现在有两个重要的前提:第一是新冠疫情的影响,唤醒了人们对健康的重视,说不定哪天医院、学校、幼儿园都要求强制性抗菌;第二是技术的进步,有了喷墨技术的支持,我们可以用金属离子达到持续的灭菌效果,比以前的抗菌瓷砖技术简单很多。这两个条件的成熟会让功能性瓷砖得到很好的发展。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和岩板结合,比如厨房台面需要抗菌,“抗菌+岩板”结合起来,也是让市场得到快速提升。

    

李金根:这方面我们有很大的需求。


焦点二

“产能过剩”论下

该不该加码投岩板?


尹虹:我觉得这两个都是很重要的方向,目前二者中更具有爆品特性的应该是岩板。有媒体报道,行业现有30多条岩板生产线,在建还有10多条,明年年底会达到75条,岩板可能进入过剩甚至价格战阶段,部分人对岩板的发展前景比较悲观。金陶现在的岩板日产量有2万平方米,应该是目前国内岩板产量最大的企业。对这个问题,李总是什么态度?

    

李金根:其实我们现在还有两条线在建,都会在今年9-10月投产,其中有一条设备已经进厂了,是一条生产超薄3毫米的生产线。加上这两条,金陶总共有5条岩板线,这是我们对市场的信心。

   

去年我们一直是两条半线满负荷生产,过完年后三条线的生产没停过,今年又新增两条在建,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做岩板界的“富士康”,满足全面的定制化需求,从各个层面做到最高性价比,当然质量绝对是首当其冲的。

 

尹虹:很多人对岩板产量的饱和甚至过剩表示担忧,认为打价格战对行业有伤害,你认可这个观点吗?

 

李金根:在保证品质的前提下,一定程度的价格下降利于岩板的普及。多年前进口岩板就已经进入国内市场,但始终没有普及,近两年由于国内企业的应用和推广,以一种可以直接打击到石英石、玻璃和石材的价位,加上岩板本身的优质性能,使岩板的销售实现迅猛增长。去年年底我们倡导的小规格岩板,市场供不应求,就是因为它的价位直接击中了大岩板应用的成本问题。

    

尹虹:明年75条线,你认为会饱和吗?

 

李金根:可能需要175条线。


焦点三

两大“爆品”的痛点


尹虹:岩板和功能化瓷砖都有很明显的优势,所以才有机会成为爆品。但也得承认,实际上它们同样也有痛点。这方面你们有什么感触?

 

李金根:金陶从2012年开始做薄板,过渡到岩板相对比较顺利。但在最初做的时候,(岩板)切割性能、韧性是大家都无法避免的难题,比如做台面,厨房台面和卫浴台面都要挖孔,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痛点。

    

尹虹:除了韧性的问题,瓷砖比很多人造石材都要硬这一优点,也会成为它的缺点,硬度高意味着再加工难度也比较大。

 

李金根:瓷砖比较小,内应力散发很快,岩板和大板内应力集中的时候很容易出现裂纹,从前端的工艺、配方到压机、窑炉,都会直接影响切割环节。

 

尹虹:功能化瓷砖有什么痛点是不容易解决的?

    

吴桂周:我觉得最大的痛点就是无法获得体验感,消费者很难有直观的感受来理解功能性。但是今天所谈的主题“抗菌陶瓷”,让消费者获得体验感同样有难度,不过有方法可以解决。比如拿两块砖对比,一块有抗菌效果,一块没有,各自罩一个玻璃杯,削一个苹果或者放瓶牛奶在里面,少则数个小时,多则一两天,可以明显看出不一样。

    

尹虹:体验感是一方面,无论是功能化陶瓷还是岩板,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测试手段、标准要很详细,而且要通过技术手段来弥补体验感的不足。

 

吴桂周:标准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行业自律,否则有标准也可能把行业搞坏,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奶粉行业的三聚氰胺事件。所以我希望行业里有涉足抗菌产品的企业,不管是做抗菌剂的,还是做砖的,要把产品做好,不要损坏名声。

    

李金根:我作为用户提一下意见,大概10年前,金陶就开始做负离子瓷砖,开始卖的非常好,买了几百台测负离子的机器投放到市场上去。但后来市面上出现了很多包装箱上标注有负离子、但实际并没有这个功能的产品,这个问题很麻烦。

 

尹虹:除了标准,这还涉及到监管的问题。


焦点四

岩板标准要怎么定?


尹虹:说到标准,岩板标准也是个很热的话题,这个标准需要推动岩板行业的发展,又要区别于陶瓷大板和现有陶瓷砖标准。很多人怀疑是不是能理清其中的区别?其次是标准的推动性有多大?

 

李金根:岩板区别于大板的关键点,就是解决痛点的问题,刚才说到的切割性能、韧性,我们都在通过试验来做尝试,比如加入一定的诱导莫来石生成一些化工材料,学习特种陶瓷的生成方式提高韧性。我们之前在意大利看到过弯度很大的岩板,这一点国内的企业暂时都没有做到,对韧性进行系统研究,是必须要重视的方向。

 

未来可能还需要关注抗冲击性,在岩板去做桌面和台面、以及门板的时候,这会是很重要的一个要求。

    

尹虹:我跟标准打交道时间比较久,我认为岩板标准要做好,就要做完整的、系统的性能研究。

 

李金根:这里我要插一句,以前我们对于陶瓷薄板有大小的要求,如陶瓷薄板必须是6毫米以下的,尺寸方面也有一个900×1800mm的限制。我觉得这限制了一部分人,也限制了行业的发展。

 

尹虹:你是岩板标准的起草单位,如果出现了“至少1.2×2.4米以上的陶瓷大板才能叫岩板”这一条,你会同意吗?

 

李金根:我怎么能同意呢?现在我们跨界打击石材、石英石行业凭借的就是岩板的性能和性价比,要的是岩板的性能,而不是大小。

 

尹虹:现在行业出现了一个新词——小岩板,大部分是指600×1200mm规格的产品。

 

李金根:应该叫1200×2400mm以下,我们统称为小家居岩板,目前这部分产品占了我们岩板销售总量的一半以上,主要是在非陶瓷领域的家居市场。


焦点五

功能化瓷砖是不是忽悠?


尹虹:岩板和功能化瓷砖的市场空间都很大,前者与家居市场关联,后者和健康市场联系紧密。抗菌陶瓷的技术,我在很早就听说过银离子、纳米氧化锌以及纳米二氧化钛涂层,前几天还听说有稀土的,能不能请吴董讲讲这四种体系,你心目中认为哪种体系最好?

 

吴桂周:无机抗菌在陶瓷主要是三大类。第一类是金属离子,主要是银和锌;第二类是氧化钛的光催化;第三类就是稀土。氧化钛催化是一个低温表面涂层,缺点是不可以没有紫外线照射,但瓷砖的很多使用场所都没有紫外线的照射,这一点局限性很大;稀土的成分太复杂,其稳定性和辐射问题往往难以控制。因此综合来看,现在比较好的就是我们用的金属离子,利用银和锌的混合来抗菌,无害无辐射,且效果持久稳定。

 

李金根:会不会退化?

 

吴桂周:不会退化,这个有实验的标准。

 

李金根:现在有一个问题,比如我现在3条线在用数码釉,如果用这种方法来做抗菌,花色是否能与现在的基本一致?

 

吴桂周:这个是非常关键的点,银离子是通过磷酸钙置换,相当于包裹,对发色是没有影响的。而且我们的保护釉还做了高温和低温两种,一种是有光的,一种是亚光,通过混合灰度来调节光泽度,非常好控制。

    

尹虹:抗菌墨水和普通墨水价格差别大吗?

 

吴桂周:差别很大,但企业生产时实际用量很少,并不会增加太多成本。

 

尹虹:一个平方增加多少?

 

吴桂周:一块钱左右。

 

尹虹:再问更专业一点的问题,抗菌有很多菌吗?我们有时候说能抗所有的菌吗?能治好所有的病不是药?

 

吴桂周:日常生活最多见的比如大肠杆菌,葡萄球,这种最常见的。

 

尹虹:上个月和我同台做直播的一个人说了一句话有点石破惊天,他说以前健康陶瓷90%都是忽悠的,你怎么看这句话?

 

吴桂周: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不管是近几年说的负离子瓷砖还是降甲醛瓷砖,确实有部分人在玩概念,很难达到真实的效果。但我觉得抗菌应该是更加的实实在在的,对日常生活有很实在的帮助。


工程卫浴.png


焦点六

“岩板+抗菌”

会出现什么效果?


尹虹:将来岩板和抗菌墨水、抗菌釉会走到一起来吗?

    

李金根&吴桂周:一定的。

 

李金根:金陶做薄板比较早,在医院和学校系统、特别是医院系统做的非常多,我一直在跟我们的一个大客户强调要用负离子、抗菌等功能性的产品。首先,大板铺贴的缝相对少很少,可以减少细菌藏身的空间,若是产品本身具备抗菌功能,在医院这类容易滋生细菌的场所,是很有优势的。现在厨房台面、餐桌、茶几等,也是与人密切接触的场所,所以我认为“抗菌+岩板”有很好的前景。

 

尹虹:前一段时间我看到一个报道,中板的出现大量替代了瓷片,我认为抗菌的大板将来也会替代瓷片,你们怎么看?

 

吴桂周:我觉得至少会代替相当一部分,尤其是在装配式建筑的整体厨房空间,说不定以后就是将抗菌大板用在厨房的墙面。

 

李金根:跟墙板复合。

 

吴桂周:用抗菌的大板来代替,至少取代部分是肯定的。

 

尹虹:业内对于健康瓷砖的期待很大,但是我觉得它的路会比较长,体验感不够这一点确实需要解决。但若将它与岩板结合起来,或许速度会加快,因为岩板本身在爆发。


焦点七

岩板即将产能过剩?


尹虹:岩板的发展方向之一是石材化,是指替代石材还是做得像石材一样?

 

李金根:随着我们技术的进步和成本的冲击,岩板不仅仅是打击到了石材,对玻璃、石英石也是一个很大的冲击。还有厚砖,厚砖也是非常好的东西,现在每个小区铺花岗岩的那些道路,未来都可以应用厚砖。我们解决了薄、厚、大的问题,应用空间就完全不一样了。

 

目前岩板还有一些痛点,例如通体问题不解决,岩板就做不到像石材那样做打磨和维修。这些问题一旦解决,岩板的体量会越来越大。总体来说,陶瓷取代石材是必然的,国家越来越讲究环保,不允许石材开采,就只能用其他的材料来替代,而且陶瓷行业技术不停进步,价格也逐步下调,应用越来越广泛。

    

尹虹:岩板这个爆品,很多人认为明年到了75条生产线就要进入价格战和产能过剩,我觉得价格战到来是必然的,但价格战是双刃剑,好的一面是会把成本降下来,推动行业进步,让消费者直接受益。媒体报道明年岩板是75条线,我认为明年绝对会超过100条线,若平均一条线日产量5000平方米,一年就是150万平方米,100条线才1.5个亿平方米,还没有占到瓷砖总产量的2%,就算1750条,总产量也才15亿平方米。我的观点就是岩板过剩的时代远远没有到来,才刚刚进入井喷阶段,包括抗菌陶瓷的时代也还没有完全到来。

 

李金根:你刚刚说的是价格与质量的问题,价格会促进行业的进步,但是也会拉低产品的质量。

 

尹虹:就是要有一个平衡点。

 

李金根:金陶是四川企业,我应该为四川企业说一句公道话,所有的人都认为四川产品质量不好,就像美国人认为中国新冠病毒肯定死了40万人一样,这个就是歧视。我应该为四川产品代言,四川这几年进步很大。

    

吴桂周:就像普通陶瓷一样,有高端也有低端,岩板竞争之后也会出现这种情况。

 

尹虹:市场经济充分竞争,一方面会带来提升,另一方面则是重组淘汰。对于我们今天谈论的两个主题,我的观点是:岩板完全还没有到过剩的时期,在岩板的发展过程中,石材化、功能化是两大方向,抗菌大板将成为爆品。岩板虽然已经爆品,但它就像当年大理石瓷砖一样,还会延续很长一段时间。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