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瓷礼品
所在位置:首页 > 荐读 > 喻镇荣:如何打造一座与世界对话的城市
喻镇荣:如何打造一座与世界对话的城市
来源 : 陶卫网     阅读 : 6107    作者 : 喻镇荣    2020-08-14

十八大以来,景德镇市以“复兴千年古镇、重塑世界瓷都,保护生态家园,建设旅游名城”为战略目标,努力“打造一座与世界对话的城市”。我以为这种提法方向明了、思路对头,但具体思路、对策恐怕绝大部分市民和我一样不甚了了,如何“复兴”,怎样“重塑”,发展什么“旅游”却不甚了了,需要明晰、需要细化,以至落地,或许还要集思广益,抱着这种侥幸心理,我试图在这里再次讨论一个多年的梦想:在景德镇建造世界瓷宫,不求有功,但求无害。

本文旨在为实现上述目标提供一个具体的思路,这个提案虽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却可以结结实实的助上一臂之力。实现这个目标,对于景德镇陶瓷产业具有十分深远的意义,它可能是百年大计,甚至是千年大计!

在许多人的眼里,景德镇是“没落的贵族”,如果世界瓷宫得以建成,并和其他陶瓷项目配套,景德镇不仅不再是“没落的贵族”,而是王者归来。

2000年6月30日,我在《陶城报》发表了《试谈在景德镇建造一座瓷宫》的文章,该文表达了我对在景德镇建造瓷宫的设想和大致思路。现在,20年过去了,我依然保留着这个美好的梦想,并坚持此文的基本观点和思路,特别是长计划、短安排的策略和人才思想。由于20年来巨大的发展变化,世事变幻、峰廻路转、起起落落,具体目标和策略不容不变。在坚持建造世界瓷宫的前提下,我想再谈一次如何建造世界瓷宫、建造什么样的世界瓷宫、瓷宫如何运营等话题,促成百年大业。但本文仅谈建造什么样的瓷宫。

瓷宫是什么?

瓷宫是一座以生活陶瓷和高技术陶瓷为主,建筑卫生陶瓷为辅,集陶瓷贸易、后勤供应、学习培训、学术交流、新闻资讯、论坛研讨、设计应用、艺术创作、产品研发、招商引资、观光旅游、会展经济、博物馆于一体的陶瓷产业大本营。它是全国、全球最重要的陶瓷集散地;它是一座国家5A级风景区、是动手型、参与型的工业旅游圣地;它是陶瓷产业的灯塔和风向标;它是全球陶瓷工作者和陶瓷爱好者的“宗祠”。

瓷宫的定位具体有三点。


一、瓷宫是永不落幕的陶瓷“世博会”


1993年,在韩国大田举办的世界博览会上,中国馆接待观众350万人次;

2005年,在日本举办的爱知世博会上,中国馆接待观众570万人次;

2010年,在中国上海举办的世界博览会上,总共接待参观人数达7308万人次。

世博会被誉为世界经济、科技、文化的“奥林匹克”盛会。

陶瓷产业的“世博会”也就是全球陶瓷品种、品味、品牌的“奥林匹克”盛会,是陶瓷行业百花竞放、百学争鸣的大千世界。这里聚集了陶瓷行业的新产品、新技术、新设备,它还是陶瓷产业人才聚集地,陶瓷产品的集散地。

这个陶瓷“世博会”的主题可以暂定为:集千年底蕴、与世界对话。

前文所述的瓷宫的每个特点都将在这里得到体现,除了陶瓷博物馆和“博罗尼亚展”特别重要、另行讨论外,其余功能不逐一讨论。

这里将通过顶级设计展示陶瓷装饰效果,还将用影像、软件等现代手段传播陶瓷艺术功能,促进陶瓷流通和提升。

因为如此,自然而然,这里是独具特色、美轮美奂,令人神往的陶瓷旅游圣地。

▲2011年7月23日,喻镇荣畅游瓷都昌江29华里:“千年昌江万米游”


二、打造生活陶瓷、高科技陶瓷的“博罗尼亚”展会


一年一度的意大利博罗尼亚陶瓷卫浴展已经成功举办了37次,是全球最大、最专业的陶瓷展会,主要展示设计产品,欧洲卫浴、瓷砖行业最新潮流设计以及陶瓷卫浴行业的新产品,包括陶瓷设备、陶瓷原材料等,但不含生活陶瓷和高技术陶瓷,参展企业近千家,参观人次11万以上。

把展会集中在瓷砖领域的还有印度的国际陶瓷工业展,参展企业300多家,观众近万人。还有中国的广州陶瓷工业展,参展企业近千家,观众近十万人。

一年一度的广州陶瓷工业展和上海厨卫展是陶瓷和厨卫行业社会效益和展会经济效益俱的陶瓷卫浴展会,而这些展会均不包括生活用瓷和高技术陶瓷展。

日用瓷、陈设瓷、高技术陶瓷(含工业陶瓷)缺少这样一个全球性的展会。

因此上,陶瓷行业不仅丢失了展会收入,而且使得日用瓷、陈设瓷、高技术陶瓷的发展速度、发展水平明显低于建筑卫生陶瓷。

在这里,我们把日用瓷、陈设瓷统称为“生活用瓷”,我们应该在景德镇,在景德镇的世界瓷宫打造生活用瓷、高技术陶瓷的“博罗尼亚展会”。

是的,我们应该乘虚而入、见机行事,赶快抢占这个制高点,提升景德镇的行业地位,扩大它的影响,强化它的功能,优化它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大力促进生活用瓷和高技术陶瓷的发展水平。

中国的生活陶瓷源远流长,产区遍布各地,对人类文明贡献不小。人们说陶瓷是中国人民的第五大发明,具体来说就是生活陶瓷而已,无论是从对国人还是对人类的民生来说,陶瓷的贡献并不亚于所谓的四大发明。

我们素有“三大瓷都”、“三大陶都”的说法。“三大瓷都”即江西景德镇、湖南醴陵、福建德化;“三大陶都”即江苏宜兴、广东佛山、重庆荣昌。而唐山、淄博、临沂、邯郸、玉林、黎川、井冈山、潮州、饶平、大埔、怀仁、铜川等地的瓷器均赫赫有名!河南钧瓷、浙江青瓷、甘肃彩陶、陕西白水窑、云南建水、广西钦州乃至福建建盏窑等地的传统名窑各特色,江西萍乡的工业陶瓷异军突起,均窑火正旺,有待发扬光大。

这在客观上都为名高天下的千年瓷都景德镇打造生活陶瓷的“博罗尼亚展”打造了客观基础。

当然,这里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何况还有中国台湾地区以及日、韩、欧、美、法、意等其他国家生活陶瓷的入驻参展。

我们可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办起,办好生活用瓷的“博罗尼亚展”,使它成为全球生活陶瓷人的盛大节日,在这里真正实现和世界对话,使景德镇真正成为一座与世界对话的城市,让全球的陶艺家、陶瓷爱好者、陶瓷传播者在这里系统的认知生活陶瓷,及时掌握生活用瓷的资讯动态,推动生活用瓷的发展进步!

除了建筑卫生陶瓷以外的高技术陶瓷等各类陶瓷均可在这里打造“博罗尼亚展”!

▲作者喻镇荣已出版书籍掠影作品,另《陶卫探索》、《乱搅荞麦胡》也将在年内陆续出版。


三、建造华夏各地陶瓷博物馆和列国陶瓷博物馆


生活用瓷、高技术陶瓷的“博罗尼亚展”是周期性的展会,历时不过5-10天,永不落幕的陶瓷产业世博会主要内容是陶瓷贸易,它是日常的,以展示形式落地的,包括各种交流,我们还需要有相对静态的,以旅游观光为主的项目。

这个项目是建造华夏各地陶瓷博物馆和列国陶瓷博物馆。

景德镇已经有了几座有份量的陶瓷博物馆,可惜没有集中在世界瓷宫里面。

▲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


这虽然有点可惜,但还是有机会。

除了建筑卫生陶瓷以外,中国至少有几十个地方生产生活用瓷或工业陶瓷,亦可称生产特种陶瓷或高技术陶瓷。

除了中国以外,全球还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生产生活陶瓷和工业陶瓷,比如日本、韩国、土耳其、巴西、中国台湾、美国、法国、意大利等等。

各陶瓷产区都有陶瓷博物馆,甚至上到北京天安门附近的中国历史博物馆,下到东莞唯美陶瓷集团、佛山东鹏陶瓷集团等都有陶瓷展区或陶瓷博物馆,这些陶瓷博物馆,作用不容忽视。

但是,有点遗憾的是,我们缺少一个陶瓷博物馆集大成者!即没有一个地方能把各个陶瓷产区的陶瓷,把各个陶瓷生产国家的陶瓷建成几十个,乃至几百个陶瓷博物馆,集中公诸于世,形成炫丽壮观景象。

我们还可以把陶瓷分门别类建成主题博物馆,比如电瓷博物馆、彩陶博物馆、雕塑陶瓷博物馆、白瓷博物馆、青瓷博物馆、陶瓷装备博物馆等等。陕西铜川的青瓷和浙江龙泉的青瓷就风格各异,此类现象甚多,均受当地资源影响而成,集中展示,争奇斗艳、异彩纷呈,正所谓百花竞放,可以吸引众多游客。

如果我们能够集成这样一个庞大的陶瓷博物馆区,再加上永不落幕的陶瓷“世博会”,景德镇的特色旅游人气可能赶上或超过庐山、龙虎山、三清山、婺源等江西名胜,它太符合打造动手型、参与型工业博物馆的趋势了!

据查百度,上海科技博物馆每年参观人次250多万;美国芝加哥科技工业城来自全球的参观累计人次已达1.8亿以上。江西的旅游资源集中在自然风景,工业旅游无从谈起。工业旅游至今也还是中国旅游业的短板,中国作为题材发源地和最大的陶瓷生产制造国,发展打造陶瓷旅游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如何打造世界瓷宫啊?景德镇没有钱怎么办啊?别急,本文不讨论这些问题,我将在另一篇文章《主人为何言少钱》讨论这些问题,何况,我在20年前的文章里已经透彻地谈过:如果找到成功举办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的尤伯罗斯似的人物就能建造世界瓷宫。何况,两手空空的皮包公司“营销总经理”诸葛孔明同志在接到生产十万箭的大单以后,在没有设备,没有材料的困难条件下,没找银行贷款一分钱就提前交足了货,使得客户感佩不已。和这两个案例比较,建造世界瓷宫资金不成大问题。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以咨询策划擅长的美国兰德公司欲卖一份关于朝鲜战争的调查报告给美国国防部,要价500万美金,这在当时正好是一架战斗机的价格。美国国防部认为根本没有必要花这个钱,于是不予理睬。战争打了两年多后,也不知损失了多少架战斗机和人命、金钱。美国国防部发现战争离预想相差甚远,突然又想起了兰德公司的这份漫天要价的报告,于是老老实实的花了500万美金从兰德公司买了这份报告。报告的核心价值仅在七个字:中国将出兵朝鲜。而美国介入朝鲜前只考虑了和北朝鲜作战,结果在大胜之后栽了大跟头!如果及时买了这份报告,朝鲜战局的历史将重写。

呜呼,中国会有人来买这样的文章吗?中国还会出现“千金买死马;月下追韩信”;“三顾茅庐”之类的故事吗?如果还有人愿意出钱买这样的文章,我可能因为文章而发家致富了。若此一文,虽不云冰山一角,但却只是我关于发展景德镇陶瓷产业部分想法而已,多年来我不知天高地厚,一直在“参政议政”,以主人翁的精神当家做主。至于是不是妄议,是不是狗咬耗子,我就不知道了。我倒喜欢用这句话来描绘自己:草民替衙门操心,穷人替富人操心。

“十年磨一剑、不敢试锋芒;再磨十年后,泰山不敢挡。”我的这篇文章相隔《试谈在景德镇建造一座瓷宫》一文发表正好过了两个十年!凭谁问:韩信身微,刘萧何在?


2020年8月3日


注:作者是景德镇市首届社会科学成果一等奖获得者、景德镇市社会科学联合会曾聘请其为特约研究员。

作者感言:“子规夜半尤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越王勾践经过“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终于使一个万劫不复的国家走上了霸主宝座,我这两篇文章相隔二十年了,还是纸上谈“宫”!我还得感到侥幸了;还能发表,暂时还没说你“妄议”。


作者:喻镇荣

原在景德镇陶瓷厂工作,现为佛山陶瓷资讯社长、《三国演义》应用学会会长、广东家居建材协会常务副会长、中国工业合作协会家居整装分会秘书长。

著有《陶卫掠影》、《陶业纵横》、《冷眼热心说陶业》、《古为今用论三国》、《三国百科谈》等著作,曾任辽宁朝阳市人民政府顾问、辽宁法库县人民政府顾问、湖南茶陵县人民政府顾问、江西黎川县人民政府顾问。

(责任编辑/唐永谊)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