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瓷礼品
所在位置:首页 > 荐读 > 喻镇荣:万国来陶,千姿百彩——试说世界瓷宫的陶瓷博物馆群
喻镇荣:万国来陶,千姿百彩——试说世界瓷宫的陶瓷博物馆群
来源 : 陶卫网     阅读 : 71701    作者 : 喻镇荣    2020-08-31

今年8月14日,陶瓷资讯微信公众号发表了我的文章《如何打造一座与世界对话的城市——再谈在景德镇建造世界瓷宫》后,迅速引起了广泛热议和各种讨论。数以百计读者热心转发,湖北陶瓷工业协会的陶瓷商讯发表专题评论并全文转发;景德镇市的主流媒体《瓷都晚报》、中国日报网、温州日报网也郑重转发,读者几乎无不予以支持和好评,这使我受到鼓舞,增添了新的动力。

▲8月22日,景德镇《瓷都晚报》上刊登了《打造世界“瓷宫”的猜想》

▲中国日报中文网转载《喻镇荣:如何打造一座与世界对话的城市》

▲温州日报转载《喻镇荣:如何打造一座与世界对话的城市》


与此同时,我又意外得到了新的资讯,比如,我关于瓷宫的文章中提出要打造陶瓷博物馆群。而景德镇市政府也有计划建造陶瓷博物馆群,可能也计划建个近百座,并且已经在建二十来座陶瓷博物馆了。

我不知道这消息是真是假,也不知道更多的具体情况,无论情况属实与否,这种计划与我的设想大相径庭!无论是思路方法,还是目标规划都相差甚远!为了少走弯路,我赶紧抛砖引玉、略谈拙见。至于班门弄斧、妄谈大政,则请恕罪!

首先谈一下建造博物馆的大致思路和方法。

建造陶瓷博物馆群应该走市场经济的路子,走改革开放的路子,走1984年美国洛杉矶举办奥运会的路子,而不是走计划经济的老路,走政府拨款投资的路子,走1976年苏联莫斯科举办奥运会的路子。这样走下去,不仅资金严重不足,建起来后还会缺少活力、半死不活。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政府有限的资金要用在引爆性的业上,这里包括咨询、策划、宣传、招商、服务、土地、交通等方面,比如拿出建造一座陶瓷博物馆的钱来,奖励、聘请喻老师等等。您别生气,历史上有个“千金买死马”的故事,朝鲜战争后期,美国国防部也花了500万美金买了一份几乎过期的调查报告。八十年代还有个老板请温元凯为企业提点建议,温元凯说:“你要我提建议可以,但要付给我100万咨询费。”那位老板真的就付了温老师100万元咨询费,事后觉得十分划算。喻老师研究瓷宫二十多年了,这是白纸黑字,有据可查的。二十年前的文章在今天看来一条都没错,犹自散发着思想的光芒!

记住,我们要走深圳从一个小渔村裂变成为国际化大都市的路子,走四两拨千斤、空手套白狼的路子,把刘玄德过江提亲和诸葛亮草船借箭的方法结合起来,我们才会在捉襟见肘的财力物力条件下,游刃有余、出奇制胜!

其次,瓷宫的陶瓷博物馆群是什么模样呢?

瓷宫的博物馆群应点面结合、纵横交错;鲜活有力、生生不息;数以百计、蔚为壮观为壮观。

这里有江西万年的一万年前的陶瓷碎片,还有山东八千年前的后李文化陶瓷,更有陕西六千年前的仰韶文化陶瓷馆,至于明、清、民国乃至文革陶瓷都可以纳入考虑建馆范围内,这是纵向,是点

这里还有华夏各地陶瓷博物馆,还有当今列国陶瓷博物馆,这也是点,但是是横向。

景德镇过去有各地的会馆,比如南昌会馆、抚州会馆等等,为客串景德的乡亲们服务,类似于商会。我们的这些横向博物馆,也不排斥纵向的博物馆也就是各地的“会馆”,它不仅是许昌禹州的钧瓷“会馆”,也不仅是龙泉青瓷的“会馆”,它还可以是因为美国的特种陶瓷博物馆而成为美国“会馆”,也可以是因为法国西洋白瓷博物馆而成为法国“会馆”。这里可以有各个国家的陶瓷工作者在这里进行陶瓷贸易,进行陶瓷科技、文化交流,五洲四洋的陶瓷精英汇于一宫,生机活现,谱写现代文明的新篇章。

你是不是觉得很浪漫,很不现实?几乎根本不可能!觉得我老是说胡话?我觉得此事亦远亦近,既浪漫又现实。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恰似“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如果你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说不准风向一变,我们就可以把梦想变成现实。

有个段子,我作了点小加工,与你分享一下:

一个法国人,一个英国人,一个中国人在一起讨论哪个国家的酒好?法国人说法国的葡萄酒好,英国人说英国的威士忌洋酒好,中国人说中国的白酒二锅头好,结果谁也不能说服谁,只好请了三只老鼠来品酒,看它们表现如何?

第一只老鼠喝了一杯法国的葡萄酒后,快活地弹了一首钢琴曲子,法国人于是很得意。

第二只老鼠喝了一杯英国的威士忌后,快活地跳了一曲华尔兹舞,英国人于是更得意了。

最后一只老鼠喝了一杯中国的二锅头后,跑到厨房里去提了一把刀来,底气十足地问:猫跑到哪里去了,我要找它算账!

最后,法国人、英国人、中国人一致认为,中国的二锅头最有神功、最有底气、最好!

您就当我是喝了二锅头好了,别气坏了身体,但是这个“梦”我是会做下去的,我的胡言乱语在若干年后或许不足为奇,就像奥运会四年一届如期举办一样。

下面继续说“梦”。

这里还有很多专题博物馆,比如,颜色釉陶瓷被人们誉为“火的艺术”!进窑一色,出窑千彩。我们可以办个颜色釉陶瓷博物馆,仅景德镇的颜色釉就千姿百彩、美不胜收,令人眼花缭乱。而河南钧瓷颜色釉独树一帜,响亮的打出:“家有黄金万两,不如钧瓷一片”的广告,大有“以孤篇压倒全唐”之势。广东等地的颜色釉也各有特色,国外我不知道,如果也有更好,即使外国没有,这些颜色釉也足以使人驻足观望、流连忘返。景德镇还喜欢以青花瓷自豪,也可以建造一座青花陶瓷博物馆。但是,你可知道,除了潮州的青花瓷具有性价比优势外,广东梅州大埔的青花瓷足以与景德镇青花瓷媲美,毫不逊色。把各地的同类瓷器来个“华山论剑”,同台献艺,不仅可以使观众大饱眼福,使消费者有更方便,更合理的选择,还可以使产区相互促进、取长补短,推动瓷业的发展。

福建有个县城叫永春,您知道吗?永春有个称号叫“陶瓷灯饰之都”,您知道吗?不知道也没关系。它既然有这个称号,我们也弄个陶瓷灯饰博物馆吧,把它请进来。景德镇、潮州、德化等地的陶瓷灯饰确实靓丽多姿,足以成馆。

▲永春的陶瓷灯饰


美国陶瓷的产值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如果要建造一座高科技陶瓷博物馆的话,人家还是要唱主角的。因为人家的技术遥遥领先,这又像芯片,你的历史那么久远,品种那么多,GDP那么大,但在这一个领域你就不是那么容易赶上来的,不信你花十年时间试一试?如果你盲目自大,那就不是爱国,而是碍国

建筑卫生陶瓷的重点在佛山,在意大利、西班牙等等,景德镇等地明显落后,不可强与之争。但可以从侧翼进攻,来个“渠道下沉”。比如建造马赛克博物馆等等,“水善利万物而不与之争”。如果积小胜为大胜,“卷土重来未可知”。

这样宏大、鲜活的工业博物馆群全球各地、各行各业至今未有。从行业的角度考虑,陶瓷行业最适宜率先切入;从地点的角度来看,景德镇最适宜率先切入,今后,其他行业、其他地方可根据本地特色,因地制宜,策划打造不同类型,不同规模的博物馆群。比如山东菏泽,你可能知道它的牡丹花闻名于世,但是它还在一个行业牛得难以令人置信,如果你不知道你是无法猜出来的。如果你知道你不喝二锅头也不敢说出来。我来告诉你吧,这个地方生产的棺材在全球举足轻重,中国80%的棺材、日本90%的棺材都出自此地。这里生产的棺材在日本,一个要卖4000-5000元人民币。这里几乎是集棺材之大成。如果建几个棺材博物馆,来个死亡文化研究,未必没有文化意义。如果你嫌我胡说八道,请送口棺材来,50年后或许咱用得上。你没耐心等50年就去禁止生产、销售二锅头吧。我本是一个安分守己的良民。

需要提出来的是,博物馆是可大可小的,不是非要某种规模某种规格才能算博物馆。澳大利亚就有一些小得可怜的主题博物馆,花十分钟甚至几分钟就可以逛一遍,但它的功能不容忽视。只要你在这个方面有学习和研究的需要,它的作用就是显而易见的。

▲身后的红屋顶就是一个博物馆

▲位于澳大利亚RELIEF LIGHTKEEPER'S QUARTERS NO.3马路路边的一座小型博物馆

▲博物馆内的地图


怎么样?横向纵向、有点有面、全国各地、全球各国、各个品类,数以百计......您基本上有概念了吧?!

我们保守的做个估算,如果每座博物馆建筑面积2000㎡,每平方米建筑面积造价约6000元(土地费用不计,建筑面积造价参考郑州博物馆新馆10413元/㎡的6折),如果就建100座陶瓷博物馆,哇塞,我们乘一下,2000㎡x8000元x100座=1200000000元,至少也要12亿元建设成本哦!

对于博物馆来说,虽然它不要设备安装,建筑成本仍然不是最主要的成本,它最重要的成本是展品,一件陶瓷十万八万不足为奇。假如展品成本是建筑成本的两倍的话,那博物馆的成本至少是12亿元+24亿元=36亿元,这是建筑成本加展品成本。

怎么样?你怕了吧?没钱?

这一回,你再怕也别喝二锅头。先弄清楚“怕”是什么?“怕”字又是怎么写的?“怕”字是竖心旁加一个“白”字,对吗?

明白吗?“怕”就是心里不明白。

如果你弄明白了,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如此宏大的工程说难也难,说难不难,只等“鲁肃鲁子敬”借来20条草船,咱就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把盏观景、饮酒赋诗、敲锣打鼓、渡江取“箭”!

嘘!......

天机不可泄露!

那位“皮包公司”的“营销总经理”诸葛孔明在向鲁肃借船的时候就郑重告诫鲁肃鲁子敬:此事“只不可又教公瑾(周瑜)得知——若彼知之,吾计败矣。”因此,鲁肃为之保密,诸葛孔明的妙计众皆不知,得以告成。

“周公瑾”、“曹孟德”等皆非等闲之辈。

和尚动得,“周公瑾”、“曹孟德”就动不得?

怎么样,你还以为我是喝了二锅头?

洛杉矶奥运会的辉煌成功、彪炳史册总是真的!深圳小渔村裂变成全球化大都市你难道不知道?还有牟其中,你甭管他是中国首富还是中国首骗,人家毕竟用滞销产品以货易货,换来了俄罗斯的飞机,赚了好几个亿!


2020年8月24日




作者:喻镇荣

原在景德镇陶瓷厂工作,现为佛山陶瓷资讯社长、《三国演义》应用学会会长、广东家居建材协会常务副会长、中国工业合作协会家居整装分会秘书长。

著有《陶卫掠影》、《陶业纵横》、《冷眼热心说陶业》、《古为今用论三国》、《三国百科谈》等著作,曾任辽宁朝阳市人民政府顾问、辽宁法库县人民政府顾问、湖南茶陵县人民政府顾问、江西黎川县人民政府顾问。

(责任编辑/唐永谊)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