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瓷礼品
所在位置:首页 > 言论 > 说说上月的“老佛陶”聚会
说说上月的“老佛陶”聚会
来源 : 陶卫网     阅读 : 5973    作者 : 许学锋    2014-11-13 佛陶

   2014开年伊始,头一个月就有幸参加了两个颇有点“不忘历史”意味的聚会:一个是上月4日的首届“老佛陶人”新年联谊会,另一个是上月19日的首次“新老陶城报人”大聚会。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个聚会都是首次举行,可谓是开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好头:多年来不少同人私下里一再倡议要促成类似的聚会,但总是难以成事,如今终于得以实现,是以值得一赞。

   关于这个首届老佛陶人聚会,我曾在1月10日陶瓷资讯报的头版上刊发了一条简讯。只是当时仅凭记忆匆匆成文,把许多与会者的名字例如黄松坚、黄志伟父子两大师都给漏掉了,实在不好意思。故趁此机会拟另行一文予以补正,算是留下一点历史性质的文字记录,顺便也说说自己的一点感受与联想吧。

  据了解,这个首届老佛陶人新年联谊会由原广东佛陶集团董事长周棣华提议,由当年曾任团委书记等职务的佛陶集团少壮派领导谭浩深、霍达炎、霍锡流策划、组织、主持,由东方印象艺术馆、《石湾陶瓷史》编委办联合承办,在佛山轻工三路的东方印象艺术馆总馆举行。当年的广东佛陶集团共有2万多名员工,据说最初的想法是先只邀请佛陶集团副科级以上人员,但由于种种原因难于操作,实际上首批发出邀请78人,实际到场58人,出席率约达75%也算不错了。

  当日到会的原广东佛陶集团公司级老领导有周棣华、范时、卢广、刘栋民、卢敦穆、陈新锡、霍锐锦、谢朗文、陈保颐等。其中卢广、谢朗文是我的恩师,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恩德。我不会忘记的另一位恩师是岑银,可惜现在他已不在人世了,以后我或会另撰一文以寄怀念。有点出乎意料的是我得知有些老领导现已不用手机,只有家中的固定电话,原因是“眼睛不好,看不清楚了”。到会的原佛陶集团的企业领导还有何锡伶、刘孟涵、唐廉、陈永发、陈顺燕等等,他们的经历完全可以写成许多有意思的故事。象何锡伶、唐廉这些老领导已多年没见,真要感谢这次聚会提供了这么好的机会。

  到会的曾在佛陶集团工作的现任行业协会领导有中国陶协秘书长吴跃飞、广东陶瓷协会会长陈环、佛山陶协副会长黄希然、佛山建材协会秘书长孔海发等。与会的陶艺大师有刘泽棉、黄松坚、潘柏林、庞文忠、霍家荣、黄志伟等。此外还有《石湾陶瓷史》编委罗青、史鑫、杨晓明,佛陶集团的老朋友、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黄俊英、何宝文,知名养生专家佘自强等。济济一堂互致问候,欢声笑语不亦乐乎。

  从原佛陶集团出身、现仍活跃于陶瓷业界的老板老总更来了不少。仅我认得的就有科达机电董事长边程、简一陶瓷董事长李志林、特地陶瓷董事长冯红健、红狮陶瓷董事长霍铨波、钻石瓷砖董事长陈雄飞、钻石洁具董事长何祖尧、罗曼缔克陶瓷董事长刘胜红、金环球陶瓷董事长罗杰华、赛德斯邦陶瓷董事长陈毅敏、地天泰新材料总经理何永标、和美陶瓷董事谢达海、东承汇董事何柏伟、钻石洁具董事邓伯添、陶瓷资讯报社长喻镇荣等等,还有一些则不大认得了。边程在发言中透露,科达机电去年产值40亿元、利润4亿元,今年将轻松做到50亿元、利润5亿元,已相当于当年的两个佛陶集团了。此外众所周知的是:当年佛陶集团冲刺上市终告失败,而后来科达却上市成功了。这真可谓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啊。

  就我个人而言,此行最大的收获,则是终于有机会当面向边程先生求证了一些传闻。近年听坊间有传言说,2010年科达机电以9.5亿元吸收合并恒力泰时,曾额外给了恒力泰原掌舵人严国兴的家属1000万元,不知是真是假。边总告诉我这是真的,这税后的1000万元里面,包含了他和卢勤个人各出的100万,同时谈了当年谈判协商中的一些相关细节,也谈到了早年他和严国兴关于两家最终要合并以避免恶性竞争的约定。老实说我得以求证这一传言时,心情是十分感动非常感激的。因为严国兴是当年复兴恒力泰的头号功臣,这几十年我见证了、宣传了恒力泰的伟大复兴,他是我最谈得来的好朋友之一,可惜英年早逝令人唏嘘。如今严国兴兄若在天有灵,大概也会赞赏边程先生的有情有义吧。

(责任编辑:庞杏华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