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瓷礼品
所在位置:首页 > 言论 > 许学锋:贺柏林艺术研究院新院落成
许学锋:贺柏林艺术研究院新院落成
来源 : 陶卫网     阅读 : 4298    作者 : 许学锋    2014-12-22

上星期天即12月14日,有幸应邀出席了广东柏林陶塑艺术研究院新院落成暨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潘柏林师徒陶塑艺术原作展揭幕仪式,感触颇多。

首先是在活动尚未举行之前我就被感动了:那天接到老同事潘炳森兄的电话,说潘柏林大师一再叮嘱他一定要把揭幕式的请柬带给我,而且那份邀请函还是潘大师亲笔书写的。当时我就甚觉感动,自思退休老朽一名无权无钱,又何德何能竟获如日中天之潘大师惦记耶?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大师不忘老友的长情而矣。

到了活动当日,让人感触的是揭幕仪式的场面之盛大、嘉宾之众多、规格之高上、气氛之热烈,足可让到场的石湾陶瓷人感到意气风发脸上有光。来自京城、省城的专家学者、名人名家自不必说,本土的陶艺界人士也纷纷亮脸。我点了一下,刘泽棉、廖洪标、梅文鼎、黄松坚、钟汝荣……可以说是业界大家大腕悉数出席,堪称是名人云集、盛况空前了。

让人特别感动的则是潘柏林大师这几十年来为石湾陶艺发展所作的矢志不渝的努力。一名土生土长的石湾人,没有家学的传承,没有科班的出身,只凭自己的一个脑袋两只手,历尽艰辛向着艺术的高峰奋力攀登。面对社会的磨练、商海的沉浮,他不浮燥、不灰心、不放弃,直至取得今日如此之成就,说来话长堪可催人泪奔。愚以为他的坎坷曲折的经历,就是一个无比动人的励志故事。

我最早认识潘大师是在上世纪的70年代。那时我已从石湾农场调入陶瓷工业公司石湾物资站组建的机械车间,厂址就在石湾镇建国路的九号码头。其时湾江艺术陶瓷厂的前身南国陶瓷厂也是设在这里,闲来无事我就逛过去看他雕塑石湾公仔。或许是因为彼此都是没有背景、没有学历、没有家传技艺地孤身闯荡,也或许是大家都直肠直肚、口不择言、有啥说啥,我们总是聊的很愉快。

自始之后的这几十年,说起来就有一匹布那么长了,只是其中有些事件总难忘记。如1990年他荣获英国伯明翰花园及室内陈列品博览会银奖,其时正值陶城报创办的第二年,当时在陶城报作重点报道的事情于今仍历历在目。大约也就在那个时候,他创作了《回娘家》、《洞房花烛夜》、《喜临门》等以民俗风情为题材的新作,我当时只是觉得很有趣,后来才理解到这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开创之举。

潘大师大概于1992年下海,到南庄溶洲与朋友创办了南江陶瓷工艺厂,那些年我也常跑过去看看,听听他指点江山的高谈阔论。而广东柏林陶塑艺术研究院则于2009年3月在佛山成立,院址在禅城区与南海区交界的南桂园。其时我的孙子就读之南海机关第二幼儿园就在那旁边,老实说那里的陶艺氛围并不算浓厚,何以选址至此有点令人费解,或许内里有着不便言说的苦衷。那时潘大师就说:石湾是我的根,我会回去的。

去年5月他终于回归石湾,在和平路与跃进路交界的“北纬23度艺术空间”建成4000多平方米的柏林艺术馆。此馆与我们陶瓷资讯报社所在的陶都酒店近在咫尺,随时走过去喝茶聊天甚为方便,敝人当然是喜不自胜的。如今他在这柏林艺术馆旁边又建成了6000多平方米的艺术研究院新院,其双剑合璧之宏大气魄足让人击节惊叹,可谓石湾陶艺史上无出其右者,他为了石湾陶艺发展所作的付出与贡献也就有目共睹了。

潘大师常说:石湾陶艺是社会的、是大家的。据我所知,他的子女均不从事陶艺业,而他本人亦已年届花甲;他现在的种种努力多多投入,不是为了后代,不是为了自己,而真心是为了属于大家的石湾陶艺事业。所以我要衷心祝愿这个新落成的柏林艺术研究院新院兴旺发达,成为推动石湾陶艺发展的一个不负众望的根据地和助推器。

(责任编辑/庞杏华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