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瓷礼品
所在位置:首页 > 言论 > 2015狂想季①——任性的代价
2015狂想季①——任性的代价
来源 : 陶卫网     阅读 : 3693    作者 : 唐珊    2015-04-17

“有钱,就是任性”,让任性一词成为网络热词,并一度热到今年“两会”上。

任性为贬义词,富含调侃之意。陶瓷业多年来的发展,就是非常的任性。有了资源、能源、人力、市场、环境等方面的诸多红利因素,便任性起来:生产线猛建、产业基地猛扩、产能规模猛增,最后是产能过剩猛烈,产品价格蛮拼。

缺乏科学的发展机制,面对红利优势肆无忌惮的索取、消费,最终的任性结果就是产业发展面临巨大的挑战和压力。

任性的代价,让我们看到了当前陶瓷业的“悲情世界”。或许这是初级阶段的产物,或许这是市场化不成熟的表现,或许这是陶瓷业走向世界强国必经考验,或许这是陶瓷业实现涅槃的炼狱拐点。

是不是任性的代价偏大?记得世纪更迭之际,就有业内人士呼吁要控制产能,防止产能过剩,但进入新世纪的陶瓷业发展却是雨后春笋。现在我国陶瓷砖生产能力近140亿平米,居世界第一,高出排名第二的意大利十几倍,但意大利却在出口额上居世界之首,依旧是世界瓷砖界的风向标。相比之下,产生的经济效益差距显而易见。而且这么多年的粗放发展模式,造成的“三高”产业形象,“贱卖国土”指责,环境污染罪魁,让我们回首来路时,有很多嘘唏、兴叹。

是不是任性的代价偏大?陶瓷业擅长的价格竞争让中国制造的陶瓷产品具备了高性价比,并得以畅销国际市场。但甘为他人做嫁衣让中国陶瓷业付出巨大,却收益甚微,还成为反倾销的标靶。陶瓷业擅长的模仿,让中国陶瓷业迅速崛起,却由此养成了致命的惰性,对自主创新的陌生,对自主知识产权的漠视,成就了世界之最的“收之桑榆”,却背离了陶瓷强国的“失之东隅”。

有人分析中国首富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和世界首富比尔·盖茨的多年蝉联,认为中国首富多因机遇和政策产生,而盖茨则因稳定成熟的市场化经营。中国陶瓷业的产能雄居第一,有着非常大的任性底气,但细数与国际品牌的差距,我们是否还任性地认为,过不了三年五载就能赶超上,会吗?谁信?

任性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底限、没有原则、没有章法的任性。企业个体的任性,如水龙头铅超标,让所有龙头企业“连坐”,都受到波及,让整个行业受到损失。产业整体的任性,让产能毫无约束的膨胀,价格没有底限的拼杀,最终由企业个体埋单。谁之错?谁之过?谁担责?谁蒙冤?恐怕难说清楚。或许这才是任性真正的可怕之处。

把任性放进理性的笼中,纳入科学发展的范畴,让陶瓷业在创新驱动的转型升级发展战略中成就新的竞争优势与核心竞争力,是对任性的临别嘱托。陶瓷业若继续任性,扩产能、搞模仿、恶性价格战,在成本、环保、创新等系列压力之下,或许将没有明天。

任性,会带给陶瓷业一个无言的结局,所以,陶瓷业不可再任性,否则将付出更大的代价。

旧帐尚未还清,又将增添新债,就是这么任性?不可再任性,是对陶瓷业的忠告,虽有些逆耳,却是肺腑之言。一味贪大求全的任性,一味驰骋产能扩张的任性,一味仿制无创新的任性,一味得过且过不转型的任性,一味红海竞争无升级的任性,到头来都将成为流星般的过客。

创新、转型、升级版、新常态……一系列高调音符弹响了中国陶瓷业抛弃任性、打造强国梦的新篇章。让我们共同努力,一同期待!

(责任编辑/唐永谊)

阅读全部